1. <form id='zAvM3e'></form>
        <bdo id='zAvM3e'><sup id='zAvM3e'><div id='zAvM3e'><bdo id='zAvM3e'></bdo></div></sup></bdo>

          • 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文章 > 爱情文章红玫瑰与白米饭

            红玫瑰与白米饭

            来源: 未知 作者: 天使宝宝 时间: 2018-04-16 阅读: 次
              是不是每个男人都梦想拥有温暖米饭的同时,还有红玫瑰的浪漫点缀?
              
              当男人遭遇红玫瑰
              
              平常人的故事总是很容易落入俗套。
              
              12年一成不变的婚姻让大学教授肖波渐生疲倦。妻子是大学同学、当年的系花,可系花也有凋谢的那天。每天与青春蓬勃的学生们接触,诱惑日日如魔鬼骚动他懦弱的心。
              
              三年前,22岁的刘云为毕业论文敲开了他的房门。她的身后是初夏浓烈的阳光,青春的气息仿佛缪斯降临,在一刹那攻破他单薄的道德薄膜。
              
              四十不惑的男人需要一个女人来证明自己依然年轻,而妻子已经枯萎的身体满足不了他——她总是推却房事,把太多精力用在父母和孩子身上。肖波说,你就像一瓶用了多年的花露水,我的鼻子再也闻不到你的魅力。
              
              年轻的青春的刘云不一样,她有太多特征契合肖波的精神波长:他们都喜欢在下午喝一杯伯爵红茶,喜欢在白日里享受欢爱,喜欢讨论法国新浪潮时期的男女关系……她是一团火焰把肖波苍白的身体映红,这些激情他已经在妻子身上失去了很多年。
              
              当男人遭遇红玫瑰的挑逗,肖波一败涂地。
              
              他想念温暖的白米饭
              
              肖波帮刘云解决了工作问题。他们的关系很快传到姚碧笙耳中。她没有声张,尽管痛得想要死掉。她只是把儿子送回了父母家,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狼狈。她一个人枯在家里,不吃,不睡,蓬头垢面。但她不去找他问个究竟,所有流行的“家庭保全秘笈”,都教老婆们此时只用一个字:忍。她能做到。
              
              肖波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回家,最初几个月的欢愉过去后,他被刘云纠缠着索取承诺:你要永远爱我,你要送我最美的礼物,你要……他听出背后的潜台词:如果你真的爱我,便该给我应得的一切,包括名分。
              
              肖波开始不安。他们有的不该是精神之恋吗?他起身,说:你先让我回家想想。
              
              开门,是一桌丰盛的菜肴,都是他爱吃的。妻子笑盈盈吩咐他去洗手。肖波松口气,珍珠米煮出的白米饭,颗颗饱满晶莹,那是和刘云洒的洋娃娃香水截然不同的味道。他嗅出了米饭香中的家庭幸福感,暗自做出决定:妻子是不能放弃的。
              
              姚碧笙的手机里躺着几条新彩信。她一眼就认出照片里那条赤裸裸略显肥胖的身子。几年前她和丈夫手拉手坐在电影院里看一部叫做《手机》的电影,也许从那刻起她就对未来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是当刘云向她炫耀自己的年轻时,打击还是猝不及防,痛得她必须蜷缩着在厨房里做出一桌8个人都吃不完的菜肴才能转移注意力。
              
              他吃得这么香,还亲自洗碗收拾厨房,他的心也许并没有走出这个家。姚碧笙说服自己,决定不碰那个禁忌的话题。
              
              回头和诱惑之间
              
              不甘心一辈子躲在阴影里偷情,那个男人说爱,却总是拖延犹豫。刘云去姚碧笙的学校打听过对手的情况:一个几乎没有缺点的适合娶回家的女人。
              
              可是在她眼里,40岁的女人再好也是黄脸婆,再也无法取悦丈夫。你能永远宽容丈夫的出轨?你能面对我的挑衅永远无动于衷?她疯狂地想。
              
              “你丈夫在我这里,他在床上很棒。”肖波沉沉睡去,刘云却持续亢奋。她习惯了在深夜两点发短信向姚碧笙“汇报”肖波的近况。人不能老是吃白米饭,在家停留了一个月,肖波接到刘云的电话:我很想你。她在电话里重复这句话,软软的声调满是委屈。他立刻就动摇了,想起她身体上洋娃娃的味道。
              
              人生就是一个轮回接一个轮回,螺旋着前进。肖波觉得自己回到一年前她敲开他家门的瞬间,热烈而激动。他永远不知道那个紧紧抱着他的年轻女人心里的得意:那个老女人怎么是我的对手?
              
              第二天是周末,他没有回家。姚碧笙提着生日蛋糕去了朋友家。今天是她41岁生日,她不想一个人凄凉度过。凌晨时,刘云发来“生日快乐”的彩信:看到了吗,我和他喝着红酒为你庆祝生日。
              
              第三天,肖波在葡萄酒的微醺中想起妻子的生日。他对自己很生气,却仅仅是生气而已。每一次背叛都能获得原谅,他甚至连愧疚都成了习惯。
              
              人善一定被人欺?
              
              “你为什么不理直气壮去骂她?反而让她骑到你头上了?”好友急得跳脚。“你老公脚踏两只船,你还这么宽宏大量善解人意?人善被人欺!”
              
              姚碧笙抹干眼泪。我能做什么?我做不到和他大吵大闹把事情搞得无法收拾,我怕这么做会把他彻底推向那个女人。而且肖波也说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他心里有我有这个家,他只是控制不了身体的需要,他只是天性多情。姚碧笙把丈夫持续了三年的出轨归咎为重情意,割舍不下、不愿意辜负任何一个。
              
              好友气不过,在刘云的博客上留下一串诅咒:你个不得好死的小三!不要以为装清纯就能被大家同情,小三就是小三,就是贱人!
              
              留言的当晚,刘云打电话给姚碧笙:让你朋友别这么嚣张,再这么踩我的地盘,我到你办公室自杀给你看!
              
              姚碧笙拿着电话不知所措,看着丈夫回家像看到救命稻草。你劝她不要乱来好不好,她求肖波,自杀对大家都不好,我给她道歉,对,我给她道歉。她又慌慌张张打电话给好友:你们不要闹了,她说要到我单位自杀把事情闹大,她说得出做得出的。
              
              刘云自杀过两次。半夜三点吞安眠药,然后给肖波打电话求救。那晚下着瓢泼大雨,她和丈夫像两只落汤鸡站在刘云的床头。刘云并没有吞多少药,只是胃被折磨得难受在床上打着滚。即使这样,她依旧有力气歇斯底里怒吼:我不要看到你,你是不是来看我笑话的?你滚!滚出去!
              
              姚碧笙讷讷走出门,被吵醒的邻居伸出头疑惑地看着这个中年女人。听着房内肖波细声细语的安慰和刘云肆无忌惮的撒娇,她拨通了120。
              
              对不起,回到家肖波一迭声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他反复说这三个字,他抽自己的耳光,满心悔恨。姚碧笙握住他的手,没有说话,肖波趁机伸手抱住妻子。她迟疑了一下,终究没有推开。
              
              她怕刘云自杀,每一次自杀,都把三个人往泥潭里拉得更深。
              
              忍是痛,不忍是毁灭
              
              2008年初,肖波痛下决心和刘云分手。他不知道妻子背着他给了对方4万块钱的封口费——他即将升迁,刘云扬言不给钱就公布手里的照片和录音证据。
              
              刘云去了宁波,生活似乎回到三年前的平静。他是学术有成的教授、是家里的好丈夫好父亲。她是贤良淑德的妻子,总是微笑着听从他的决定。
              
              红玫瑰只是点缀,可不能当主食,白米饭才是生活必需品。肖波安慰自己。
              
              可分手不到半年,刘云的一条短信就让他变成扑火的蛾子:怎么办,我还是忘不了你。
              
              肖波的眉眼中跳跃出活力,他收拾行李要去宁波:我去看个朋友。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说辞,姚碧笙看了听了整整三年,她使出浑身气力拽住丈夫的行李箱:如果你去宁波,你就和她过一辈子,你不要回来了!
              
              可是这份决然也不过保持了三天。三天后他风尘仆仆站在门口,她一边鄙视自己,一边却欢喜地接过他的外套:想吃什么?
              
              风平浪静又过了几个月。肖波生病了。刘云再一次闯进他的家。姚碧笙口干舌燥说不出话。“不要装哑巴!你再装,老娘把你老公和我上床的照片贴到网上去,让你们单位的人知道你老公是什么货色!”曾经清纯温顺的年轻女人,发出可怕的尖锐的声音,楼道里开始有人窥视。
              
              她看丈夫,却再一次失望:肖波不吭声,他的眼里闪着狂热和迷惘——米饭和玫瑰,可不可以都要?
              
              你们到底要怎样?姚碧笙不想忍了。忍是连绵不绝的痛,可是……不忍却是彻底的毁灭,她从来没有那样的心理准备。她第一次挺直腰板,想给三年的忍让做个了结。可是声音这么小,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
            上一篇 返回栏目 没有了

            猜你喜欢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