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AvM3e'></form>
        <bdo id='zAvM3e'><sup id='zAvM3e'><div id='zAvM3e'><bdo id='zAvM3e'></bdo></div></sup></bdo>

          • 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历史故事>1952:共和国海军解放沿海诸岛

            1952:共和国海军解放沿海诸岛

            来源: 未知 作者: 安静的夜 时间: 2012-12-18 阅读: 次
            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1950年1月12日,中央军委正式任命萧劲光为海军司令员。

            一、小炮艇较量大舰艇,占四岛如探囊取物

            1953年春天,浙东沿海的对敌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华东海军担负着协同陆军夺取敌占岛的任务。

            华东军区决定联合作战,分两步走解放沿海的大鹿岛、小鹿岛、鸡冠山、羊屿和积谷山。1953年5月29日18时,在五个炮兵连连续轰击中,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陶勇指挥装备了新式自产炮艇的两个中队出击。岛上的敌人还没摸清是怎么回事,就被我炮艇包围。

            共产党有了威力不小的炮艇,并迅速占领四岛,不仅让大陈岛上的胡宗南大吃一惊,也让台湾岛上的蒋介石大为恼火。30日,蒋介石发来电报:连丢四岛,实为耻辱,切实追查,立即报我。

            6月19日夜,胡宗南亲临指挥,向四岛猛扑,连得二岛。我陆军两次渡海增援,均遭敌舰封锁阻击。

            20日凌晨,浙江军区终于接通了负责炮艇的温台大队长陈雪江的电话。温台大队迅速出动,在夜幕掩护下开始反攻支援,夺回羊屿和小鹿岛,攻下积谷山岛。

            战后,俘虏们都胆怯地说,你们小兵舰好厉害,打得我们抬不起头来!

            二、小蚂蚁咬翻大象,鱼雷快艇打响头炮

            1954年,深秋的上海。陶勇司令员在他的办公室里,对着眼前的海图,已凝视多时。作战参谋走进来,双手呈上一份毛泽东的来电:

            时机不可不抓,军威不可不振,务安排近期于大陈至渔山列岛之间对蒋舰实施打击,并力求击沉中型以上军舰一至两艘。不打则已,打则必歼,以证明我海军之实力。

            11月3日,陶勇得到情报,说有一艘敌人大型军舰向我们预定的战区驶来。陶勇立即命令六艘鱼雷快艇出击。大家瞪大双眼,握紧拳头,兴奋得浑身直打战。真是天有不测风云,最令人担忧的情况出现了:海上气象变坏,海情已经满足不了鱼雷艇作战的要求。无奈,陶勇只好命令艇队退出战区。

            快艇开始在海上待机。初冬季节,气候逐渐变冷。艇上没有床铺,战士们只好和衣蜷曲在战位上。空间不够,就在甲板上搭起一层板做床铺,战士称自己的铺是“楼上楼”。天下起雨来,艇员没有地方躲避,只好穿着雨衣,在艇上挨淋。寒风吹来,身上又结了一层霜,一个个冻得脸发紫,牙打战,浑身冰冷,用战士们的话说,“除了一颗心是热的,其他都好像泡在冰水里”。这一等就是14天。

            因为限定的待机时间最长是15天,如果在这个时限里还没有战机,那么编队就要撤离锚地。通俗地说,就是白等了。

            13日,也就是待机时间结束的前一天晚上,一中队的队长和指导员焦急地守候在电话机旁,战士也都围了过来。大家屏息静气,没有一点声响,盼望着奇迹能够发生。

            奇迹真的出现了。14日凌晨,指挥所命令一中队四艘快艇进入一级战备。岸上指挥所通报说敌舰已经从大陈岛出来。马上,四艘战艇成单纵队首尾相随,等速前进。

            1时25分,敌舰进入我雷达盲区。鱼雷快艇上没有雷达,茫茫的夜海里,只能凭肉眼仔细搜索辨认。月光下,有人突然惊喜地大声说:“‘太’字号!是敌人的‘太’字号军舰!”

            人们都为之兴奋不已。这艘“太平”号军舰是美制护航舰,火力配备比较强。如果能把它干掉,确是件又过瘾又解气的事。

            此时,“太平”号上也响起了警报。但是在此之前还没发生我军鱼雷快艇攻击敌军大型战舰的先例,所以指挥此次航行的副舰长宋季晃认为共和国海军不足为惧。但后来发现情况有些不妙,因为四艘快艇正全速向其逼近。宋季晃下令加大马力,向东北的渔山列岛开去,快艇上的指挥员也看出了敌舰的意图。1时35分,铁副中队长命令各艇施放鱼雷。两发鱼雷从155艇呼啸而出,鱼雷艇马上灵活地转了一个弯,退出了发射位置。接着,156、157、158艇先后发射鱼雷。从施放第一发鱼雷到全部撤出战斗,仅用了1分30秒。

            在四艘快艇返航之际,突然问,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艇员们回头望去,只见“太平”号右舷腾起了一个巨大的水柱,驾驶台前升起一股又高又黑的浓烟。“打中了!打中了!”直到这时,敌人还以为是被飞机打中了,一个劲向空中乱放枪炮。

            喜讯很快传到华东军区海军作战室,这是我军第一次击沉敌人大型舰船,“小蚂蚁”把“大象”给咬翻了。

            三、蚂蚁啃骨头,单艇独雷失重击沉千吨大舰

            1955年1月10日,大陈岛港内的蒋军舰艇白天驶离锚地,到外海漂泊,天黑才偷偷摸摸地返回大陈岛。22时23分,夜色茫茫,海风阵阵,涛声响成一片。蒋军“太湖”号护卫舰趁夜幕偷偷返航时,我白岩山观通站的雷达就牢牢地套住了它的踪影。

            已在白岩山待命多日的鱼雷快艇奉命驶出潜伏地,乘风破浪向战地疾驰。不久,两艇就追上了“太湖”号,两艇艇长同时命令:“发射鱼雷!”

            101艇一左一右两发鱼雷,如鱼入水。而102艇只响了一声,另一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早不坏,晚不坏,一到要害就拉稀!”张逸民艇长生气地骂了起来。

            岛上指挥所急了:“为什么102只发一发鱼雷?”

            张逸民报告:“我艇左发射管的送药盒没有燃烧,鱼雷没有发出去!”

            “怎么搞的,赶快排除故障!”

            102艇在敌舰眼皮底下排起故障。故障很快排除,102艇马上提速追赶“太湖”号。眼看越追越近,已经可以看到大陈岛的岛影了。

            此时传来指挥所的命令:“马上返航,立刻撤离!”他们离大陈岛太近了。

            张逸民憋了一肚子气:这发鱼雷说不定就能把“太湖”号击沉!

            也真是凑巧,就在102艇闷闷不乐地往回开时,雷达站报告,海面上又出现了一般军舰,是“洞庭”号。“洞庭”号是一艘海上扫雷舰,这是必打的舰船。

            但岸上指挥员犹豫了一下,时令刚过寒潮,海面上正刮着六七级大风,中浪到大浪。在这样的风浪中航行,对鱼雷快艇来说十分危险。

            可战机不可失!指挥员决心已定,马上命令105、106艇出击!

            102艇的张逸民可坐不住了,急得满脸青筋紧绷,大叫:“我102艇请求出击!”

            岸上指挥员张聆为难了。102艇只有右舷一发鱼雷,两翼偏重一千多公斤,在如此的狂风巨浪中航行,弄不好会艇翻人亡。

            听筒里又传来张逸民急迫的喊声:“102艇请求出击!”

            “好,你们可以出击!注意艇体平衡!,,

            张逸民不顾一切地命令:“以35节的高速前进!”

            小艇像发了疯一样向敌舰扑去。“艇长,快放鱼雷,再不发射,就要撞上敌舰了!”水手长张德玉急


            得直喊。“进入200米以内再发射!”张逸民抹着脸上的海水,命令着。“200米!”张逸民猛地用力扳动了鱼雷发射把,鱼雷嗖地跃入水中。此时巨大的惯性使102艇继续向前冲击,调头已来不及。如果再冲一步就可能与“洞庭”号同归于尽。“全速倒车!”张逸民大声命令。102艇猛地一沉,刹车后又向前冲了几十米,然后一个360度大倒弯,转过头来。

            就在这时,传来一声巨响,海面上顿时腾起几丈高的水柱,大海剧烈地抖动起来。“洞庭”号中弹!这个上千吨的家伙被拦腰炸成两段。

            消息很快传到华东海军作战室,作战参谋记录下这个时刻:1955年1月10日23时,我102艇孤艇单雷击中敌海军炮舰“洞庭”号。

            四、三军首次联合作战,8小时拿下一江山岛

            海空作战,重要的是天气。1月18日,海上出现了晴朗的天气。上午8时,华东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向机组发出命令:“出击!”顿时,隆隆的机声掠过海空,三个轰炸机大队和两个强击机大队,在歼击机的掩护下,向一江山岛上空飞去。机群投下的炸弹,暴雨似的落到了预定的目标上。一江山岛上的各个重要设施,大半被夷为废墟。

            下午2时,港湾的指挥台上,扬起了一而蓝旗,陶勇一声令下:“起航!”刹那间,港湾内所有的登陆艇和护卫舰一起发动起来,一片马达声掩浪遮岛,把山那边传来的大炮声都压盖下去。载着五千多名陆军部队的七十多艘登陆艇和作战舰只,排着严整的防空队形,迅速分路冲向一江山岛。

            前线司令员张爱萍此时也步出观察所,用望远镜巡视和检查着海上整个战斗序列。他望着这壮丽的海上奇观,激动地说:“这哪像在海上进军,简直是在西湖里划船。”炮艇和护卫舰、火箭炮船已经抵近一江山岛,从各个角度,向敌军阵地进行直接轰击。

            刚刚还是清晰可见的一江山岛,顷刻间已经辨认不出它的真面目了。炸弹和炮弹轰起的黑色和白色烟土,将一江山岛变成了一座“雾岛”。但是,对于“雾岛”上的一切,我飞行员、炮手和水兵还是看得清清楚楚。他们对敌人的几个主要阵地开始重点摧毁。

            下午4点多钟,我军胜利地解放了一江山岛。捷报很快传到北京中南海。毛泽东看到电报,兴奋地对周恩来说:“这么快电报就来了,好,打得好!三军将士辛苦了!”

            第二天,台湾的广播报道了一江山岛战役的情况。当然它会反过来说:“一江山岛720名忠义守军流血奋战,全部壮烈殉国。”

            美国合众社援引台湾报纸刊登的消息说:“中国第一次陆海空联合作战,是经过周密策划,而且执行得很好的。”18天之后,美第七舰队掩护一国民党军从大陈岛等岛屿全部撤走,龟缩到台湾孤岛。

          • 上一篇: 宋朝后宫里的传奇皇后
          • 下一篇: 日军白刃战为何先退子弹
          • 猜你喜欢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