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AvM3e'></form>
        <bdo id='zAvM3e'><sup id='zAvM3e'><div id='zAvM3e'><bdo id='zAvM3e'></bdo></div></sup></bdo>

          • 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历史故事> 暗杀刘青山张子善

            暗杀刘青山张子善

            来源: 新浪博客 作者: 李唯 时间: 2014-06-25 阅读: 次

            一、背景情况介绍

            刘青山,男,曾任天津地委书记,卒年37岁;张子善,男,曾任天津地区行署专员,卒年34岁;两人因贪污,以及其他罪行,经时任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的亲自批示,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刘、张死刑,于1952年1月10日下午1时在河北保定市执行枪决。此案被后人称为共和国开国第一反贪大案。事隔59年后,即2011年5月,天津作家李唯领受写作任务,拟将此案创作电视剧《开国第一刀》(暂名),特去河北省档案馆和天津市档案馆两地,调阅50余年前的封存档案。在浩如烟海的档案文字阅读中,在稍不注意就会滑过去的其中一本很次要材料的夹页里,李唯意外地读到了一段长达9页多纸的记录。这几页因年代久远墨迹已经消退淡化到快要认不出来的文字,记载了一桩当时此案的承办者和档案的整理者都认为不太重要,或者认为只是一个小小插曲的事件,所以他们会把这份原始记录随便塞在了这样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这段记录显示:1950年1月,刘青山和张子善奉调进入天津正式主政天津地委和天津行署,国民党保密局华北地下工作站曾经招募过一名叫作刘婉香的特务对刘张二人实施暗杀。刘姓特务婉香一直将这一暗杀任务锲而不舍地执行到1951年秋天刘张被捕之后。在刘张被捕后数月内,刘姓特务婉香也被我公安机关捕获,后被处决。这9页多纸的文字,是刘特务的审讯交代,其叙述之翔实,已经足以让李唯对其暗杀过程充分了解。

            以上是背景情况介绍。下面是李唯根据其了解写成的暗杀过程始末。

            二、刘婉香其人

            刘姓特务婉香,男,河北省获鹿县(今河北省鹿泉市——李唯注)上庄镇大宋楼村人,农民。在1949年4月以前一直在村里务农,种棉花,也兼做骟匠,替本村也为邻村乡民骟猪,以及骟驴和马牛。主要骟猪。挣一些工钱或者不挣钱就挣一点粮食回来,用以养家糊口。人粗壮,敦实,黑糙,周身没有一点温婉的地方。之所以叫这样一个妩媚的名字,是河北获鹿这一带的民俗。获鹿乡间很多男人都起女流之名,譬如获鹿曾经有一个着名的悍匪叫贺燕玲,就是男起女名。刘姓特务婉香粗通一点文墨,能写自己的名字,以及能写骟猪之后收到工钱的收条,尽管有错别字,但文理还算通顺,这一点对于他日后能被招募做一名特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他能写情报。刘特务用来写情报的这一点文化竟然是得益于共产党和八路军对他的教育。获鹿县当时在大的范围内属于共产党的晋察冀根据地,但不属于那种牢固的根据地,是共产党和国民党双方来回占领来回拉锯的地方。在共产党占领获鹿的时候,共产党便给农民办扫盲班,刘婉香就是那时候参加扫盲班学文化的,他当时参加的目的就是为了日后骟猪挣工钱好写收条,当时也没想到日后会用来为国民党写情报跟共产党为敌。刘婉香在审讯交代中对我公安办案人员说:“我对不住你们共产党教我认字儿!”这是交代材料上刘的原话,他说得很纯朴。刘特务虽然是特务,身上散发着农民的朴素,属于农民特务。

            刘姓特务婉香在1949年以前绝没想到要当特务,他甚至都根本不懂“特务”这俩字儿是什么意思。事情变故是在1949年的春天,刘婉香给邻村的一大户人家骟一匹马,一匹口外的大菊花青,好马,因为手艺不精致,在摘除马睾丸的时候把刀子上的铁锈蹭进了伤口里,结果马感染了。几天后此马逝世,刘婉香便连夜离家逃跑,他怕主家让他赔马。刘婉香一直向北跑到了张家口,正碰上国民党保密局华北工作站在张家口满城贴着招募告示在招人当特务,那告示贴在学校,贴在饭馆里,贴在剃头店里,街头卖煎饼的摊子上也贴几张,还有贴在厕所墙上的,有点像现在到处贴着治疗尖锐湿疣和梅毒的广告,一切都在轰轰烈烈大张旗鼓地进行。本来招募特务这事儿应该是暗地里秘密运作的,而且人选通常也是精中选精然后加以严格训练,不能像现在这样,如煤矿在招挖煤的,这简直就像是在全面进行特务大招工。这皆因国民党即将溃败,共产党即将进入全国的城市和乡村掌握政权。尤其是华北,马上面临解放,国民党极需招募大量的人来对掌握政权之后的共产党进行捣乱和破坏。所以萝卜快了不洗泥,就只能像大招工一样地来招特务了。这其实就是在招募捣乱破坏分子。国民党为此还采取了有奖招特务的办法,譬如剃头店的剃头匠师傅能说动来剃头的去当特务,每募得一名,给一块银元,每募得两名,给三块银元。用现在的话说,再多给几个百分点。因此当时民间协助国民党招募特务的,众多!刘婉香就是站在小饭铺门前多看了几眼告示,他开始以为是小饭铺贴出来的菜谱,就被小饭铺里做饭的一把抓了进去,死死攥着不放手,像死死攥住了大洋钱,苦口婆心地劝说刘婉香去当特务。
            刘婉香经过劝说后同意当特务。因为他在张家口要挣钱吃饭。当时张家口都有人开始吃蝙蝠了,这是由于解放军当时包围张家口,围而不打,城里肉畜能吃的都吃了,再没吃的了,蝙蝠好歹也是肉。刘婉香在张家口的日子过得很艰难。刘婉香同意当特务后,国民党方面对刘婉香等人进行了测试,毕竟这是招特务,无论怎样都要检测一下的。考试分知识问答和写应用文一篇,知识问答包括诸如“国父是谁”、“三民主义是什么”、以及“中国有多大”之类。应用文的写作是写借据一张,内容是跟邻居家借碗。国民党考虑到这些来当特务的大多是社会底层的贩夫走卒,因此出的题也尽量地平民化。对于“国父”和“三民主义”,刘婉香的回答是“知不道”,他在农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两个词儿;对于“中国有多大”,刘婉香想了半天回答说:“比大宋楼村大。”他认为中国肯定要比他老家的村子大,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是不是比张家口也要大,刘婉香不能确定,因此他没有把握地问国民党主持考试的人:“长官,中国是比张家口也大,对不?”国民党主持考试的人气得大骂,首先在语言上性侵刘婉香的母亲:“日……”又说:“中国要不比张家口大,中国又往哪里摆?就他妈你这种素质也来当特务!”刘婉香委屈地说:“长官你不要骂人嘛,我就是知不道,我才问你是不是比张家口也大嘛!”

            刘婉香尽管不知道中国是不是比张家口大,但他的素质在来当特务的这些人里算是比较高的了,很多人比刘婉香还要更差,国民党骂他们骂得更凶。但国民党的长官在骂过这些人之后还是基本上全体给予录用,并根据人员的素质高低进行了任务划分。对比刘婉香还要差的,准备将来就派遣他们回街道进行潜伏,能在晚上溜出来贴个反动标语,能在街道里造点儿谣,比如说共产党要把女人的奶子都割了去造原子弹打台湾。这条谣言在建国初期的中国民间曾经广为流传,中国政务院(国务院前身——李唯注)在1950年9月21日的《人民日报》上都曾经正式辟过谣。另外还造谣说共产党的干部都喜欢耍派头背着手讲话,长期以来都习惯了,所以方便的时候也习惯地背着手,也不扶生殖器,所以都尿到鞋上了,脏,埋汰,不讲卫生,等等。这些特务都识字不多,造的谣文化含量自然也都不高,但总之能造点儿这样的谣,能败坏一下共产党,也有用。对比这些造谣者还要再差一些的,将来就派遣他们回各自的村里去当特务,当驻村特务,能在村里下药毒死两口猪,能在村头的水井里投点药,让村民们都跑肚拉稀,能放火烧几垄麦子,总之能给共产党添点儿麻烦,也是好的。国民党正值危难之时,正是用人之际,所以就不能太挑剔了。对刘婉香,国民党方面则另有考虑。刘婉香最突出的地方是在他的应用文写作上,就是写借据。刘婉香向国民党的长官提出他能不能不要写借碗,因为他没跟邻居家借过碗,他自己家里就有碗,他跟邻居借过玉茭子面,他请求写借玉茭子面,用文学创作的话说,刘特务要求写作应该来源于生活。国民党的长官同意了。刘婉香一会儿就写完了借据,其中夹杂着错别字:“节(借)玉叫(茭)子面两升,等到收求(秋)还,到时候,有玉叫(茭)子就还玉叫(茭)子,没有,就还豆子。”国民党长官看完后高兴了,这在来应试当特务的人里语文程度是最好的,将来能写情报。刘婉香因此就算是比较优秀的特务,党国准备委以他重任。

            刘婉香被确定录取为特务之后,国民党方面对刘婉香等录取者又进行了职业道德教育。所谓职业道德教育,大意是训诫刘婉香这些人说:既然来当兵,就知责任大,既然来当特务,就要好好当,要有职业道德,不能拿了特务经费之后一道金光就溜得不见了。国民党方面警告刘婉香等人说:如果卷款私逃,党国一定会再派特务去把你杀了。一拨一拨地派人去杀,直到杀掉你为止,党国有的是特务,我们的战友遍天下!刘婉香听得心惊肉跳,以至于后来他一直很有职业道德地做这个特务,从没有想过要拿了特务经费开溜。

            进行完职业道德教育之后就是交代注意事项。国民党方面又告诫刘婉香等新特务们说:你们以后都是要打入共产党内部的。既然是要打入共产党内部,那么就要尽量做到和共产党员一个样,这样才能融入他们。既然是要做得像一个共产党员,那么有两件事情要特别注意,第一是不能贪腐,第二是不能淫乱,因为共产党特别强调反对搞这个。刘婉香等特务都不太明白,因为他们听不懂“贪腐”和“淫乱”这两个文化词儿是什么意思。国民党方面只好用这些贩夫走卒们听得懂的直白语言重新说道:就是第一不能贪钱,第二不能随便搞妇女,只能和自己的老婆睡觉,而且还要艰苦朴素,啥苦都是你先吃,啥甜都是老百姓先尝,这样才是共产党员!刘婉香等新特务们这才算有点懂了,然后都很感叹,说:做特务容易,做共产党员难啊!
            进行完职业道德教育和交代完注意事项之后不久,张家口解放了,国民党工作站带着刘婉香等特务转入地下待命;又过数月,整个华北都解放了,国民党赶紧把招来的人都派遣出去,根据水平高低分别派遣到不同的地方去,像适合回农村去当特务的,就赶紧都让回村,去给猪下毒。对刘婉香,国民党工作站考虑了一下,最后就说,让他去天津吧。天津在共和国开国初期还只是河北省下属的一个专区,像今天的河北保定地区一样,位置并不算太重要。如果是要暗杀河北省委的领导,譬如是要暗杀当时的河北省委书记林铁同志,那就重要很多,那国民党方面就要派遣经过严格训练的专职特务去。而地区和县一级,因为专职特务太少,派遣不过来,只好派遣像刘婉香这样的业余特务去。国民党工作站的长官找刘婉香谈话,说:你去了天津以后,自己根据情况开展行动,贴标语散布谣言放火烧仓库都可以。如果能把共产党主政天津的长官杀了,在天津引起动乱,那更好不过了。同时告诉刘婉香:根据情报,共产党现在掌管天津的长官,一个是地委书记刘青山,一个是行署专员张子善,杀了这俩,党国有奖。

            刘婉香提出了他的要求,说:那我要杀了这姓刘姓张的,我不要奖钱,这年头钱也不值钱,钱票儿都毛了,我要麦子。你们给我几车麦子,再雇车给我拉回获鹿县大宋楼村老家去。

            国民党方面当即就说:可以给你麦子。麦子可以给你雇车拉回你老家去。杀了人就办。

            刘婉香高兴了,说:那中,那我就去天津杀这俩孙子!

            三、打入中共天津地委内部

            刘婉香于1950年2月7日到达天津卫执行暗杀任务,先住在天津八里台的耀明旅社。耀明旅社在1964年拆了,现在是天津手表厂的所在地。刘婉香住下后,他便打听刘青山和张子善住在哪儿。要杀人总要先知道人在哪儿。刘婉香先向市民打听,见到街面上摆摊的、卖菜的、锔碗补锅的,甚至走道的路人,先向人家鞠一个躬,问一声大哥好,或者大姐好,然后问刘青山和张子善住在哪儿在哪儿办公,待问清后再上门去杀。这很不像一个特务的行径,倒很像是乡下人进城寻亲问道,但农民特务刘婉香确确实实就是这样开展他的特务行动的。刘婉香在天津八里台一带的大街小巷问了一个遍,可是这些市井小民都不知道刘青山和张子善在哪儿办公,很多人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俩人。解放军当时刚进城,百姓对于共产党掌管天津的长官都还很陌生。同时共产党有严格规定严禁宣传领导,不像现在,大力宣传领导是每个城市宣传工作者的职责,每个城市的领导都是这个城市最着名的人,再小的城市都自办电视台,电视上有三天不见领导的身影,百姓会以为是电视坏了。

            刘婉香到处打听不着,很有些着急,后来他就想到去派出所打听,有点像现在说的有困难找民警。这是第一个特务去向共产党的警察部门求助的。刘婉香当时去的是天津南开公安分局八里台派出所。进到派出所里,一个当班的警察,脸上有道刺刀挑过的疤,很凶悍,一看就是刚从战斗部队转业下来的,正往墙上挂抗美援朝的宣传画。刘婉香向那刀疤脸的警察弯腰鞠一个躬,说:“警察大哥你好,俺来问问这个刘青山和张子善——”话刚说到这,刘婉香猛然住了口,接着冷汗不由得冒了出来,他猛然想到自己是个特务啊!作为特务,自己咋能到共产党的派出所来问事呢?有特务来向警察打问的吗?老鼠舔猫腚,这不是来找死吗?刘婉香刚当特务,他的角色意识还不是很强,他常常就忘了他已经不是农民而是特务了。刘婉香想跑,但腿软得跑不动,哆嗦着站在那里,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警察半天都听不到来人后面的话,很诧异,转过身来,看到的是满脸直淌汗的刘婉香,更诧异了,警察朝刘婉香走过来,问他:“我刚才听你问刘书记和张专员?你找他俩干啥?有啥事?”

            刘婉香魂飞魄散,接下来他的动作就是把手伸到了兜里去,把国民党发给他的特务经费都掏了出来,给那刀疤脸的警察放在桌子上,同时很实诚地告知:大洋原先一共有七块来着,这一路来天津,打车票,打尖住店吃饭,花了一些,还剩六块半,都在这儿了,一点都没向共产党隐瞒,现在全部上交给共产党!刘婉香创造了国民党的一项纪录:他成为国民党历史上投降最快的特务。刘婉香后来被捕,在审讯他的时候,还专门提到了这一段,说他当时以为一定会让共产党枪毙了。

            接下来发生戏剧性的一幕是,那警察看到刘婉香掏钱,愣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刘婉香在这儿有一个笨拙的错误,但这笨拙的错误却极其精明地挽救了他。刘婉香以为那警察已经看出来他是来杀刘青山和张子善的,所以他就赶紧上交特务经费,而没有交代他的行动任务,他认为用不着说。恰是他少说了这一句,那警察便以为刘婉香是乡郊的农民,是在乡里受了什么欺负,专门来天津上访的,之所以见面就掏钱,是要把钱给他,让他帮着去找天津最大的长官,要告状打官司!站在那警察面前的刘婉香彻头彻尾就是一个农民,穿着大襟黑棉袄,头上绑着河北白洋淀一带的羊肚子手巾,手上全是锄头把磨出来的老茧,脸上的层层皱褶里嵌着仿佛永远也洗不净的污黑,这完全是冀中平原上凛冽的风一年一年雕刻出来的,是半点儿也伪装不来的,这是连国民党自己招募这批特务时都没想到的一个优势。这批特务全都是原汁原味,天然朴实本色,完全不是后来银幕和戏台上的特务一律是贼眉鼠眼挂着特务相儿,因此反而具有很强的隐蔽性。甚至连刘婉香的惊慌和淌汗,也被那警察认为是老乡见了官差而本能地胆怯。那警察参军前也是种地的,对农民很亲,他忙把刘婉香掏出来的钱又给刘婉香装回兜里去,告诉刘婉香用不着!说有啥事情现在人民政府会给老百姓作主的。然后热情地告诉刘婉香:天津地委和行署就在天津杨柳青镇的石家大院,刘书记和张专员就在那里办公。那警察还给刘婉香画了地图,详细标好了路线,让刘婉香去找。
            刘婉香宛若死里逃生!惊魂甫定之后,刘婉香出门去,用国民党发给他的经费在街上买了两斤桃子,回来要送给那警察,他要代表国民党谢谢共产党的帮助!刘婉香很实诚地让那警察把桃子收下。

            那警察对刘婉香说:“大兄弟,共产党有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但我要不吃你一个,你会觉得我这人别扭,跟老百姓见外,那我就吃你一个桃!”那警察就捡一个桃吃了。吃完桃,那警察从自己的午饭饭盒里拿出一个馍来,又对刘婉香说:“大兄弟,我吃你一个桃,你吃我一个馍。你要不吃,我不乐意!”那警察的馍里夹着肉末,天津人把这种馍叫作“肉龙”,比刘婉香一个桃要贵。

            刘婉香吃着肉龙,哭了,觉得共产党真好!作为一个骟猪的农民,从来没有长官和军警对他这样过。他想起培训时国民党长官说的共产党不贪钱的训言,感觉说得真是没错!刘婉香走出派出所的时候,碰上天津的学生在街上游行,庆祝天津解放一周年,学生高呼共产党万岁,刘特务也由衷地跟着喊了几句。这是第一个国民党特务喊共产党万岁的。刘婉香认为共产党应该万岁。

            刘婉香按照八里台派出所民警画的地图,顺利地找到了杨柳青镇石家大院,果然刚成立的天津地委和行署就在那里办公,一对石狮子的门楼前有卫兵站岗。找到了刘青山张子善吃住办公的地方,刘婉香却发起愁来,看着哨兵伫立的石家大院,他想自己要咋样才能混进去呢?要打入不进去,找到了又有什么用!

            刘婉香在杨柳青镇上毫无头绪地转悠了大半天。下午,碰到了镇上的一个坐地户,刘婉香向他去打问和讨教进石家大院的办法。那坐地户说不能白问,要先吃喝。刘婉香愤怒地想这孙子肯定不是共产党员!在吃了刘婉香买的两个驴肉火烧和一碗驴杂汤后,那坐地户告诉刘婉香:想进石家大院,也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儿,刚成立的地委和行署机关要招大量的勤杂工,包括扫地的、烧水的、值夜守更的,以及给食堂帮厨的,甚至还招专门灭白蚁的,大院里的亭台楼阁日子久了那木头都生了白蚁,总之要招不少人。负责在镇上招人的是庶务科的一位倪姓科长,倪科长就是杨柳青这儿的本地人,说话侉侉的,人黑胖,抽个旱烟袋儿,很好认。只要这姓倪的点头,事儿就能办。

            刘婉香问:可我咋能让他点头呢?我又不是他啥亲的热的!

            那坐地户点拨刘婉香道:使钱砸呗!钱使到了,他就跟你成亲的热的了。

            刘婉香对此根本不信,尤其前面刚有了那共产党警察的榜样!刘婉香反驳那坐地户说:你说的这没用,共产党不贪钱!

            那坐地户只是诡秘地笑,说:共产党和共产党还不一样,一棵树上结李子,有粉嘟嘟的,也有长了虫眼结疤瘌的,万一你就碰上个烂李子呢?你试试吧。

            刘婉香没有别的办法,决定去试试。

            第二日,刘婉香便在手里攥了一块大洋,到镇街上去等着。当那黑胖的倪姓科长叼着他的旱烟袋儿过来招人的时候,刘婉香挤进人群中去,按照坐地户教的,不由分说便先将大洋硬塞进倪的手里。倪横了刘婉香一眼,却把大洋又塞还给刘婉香。刘婉香以为是钱少了一点,狠狠心,又添了一块大洋,再次塞过去。倪这次竟然翻脸了,把大洋扔给刘婉香,当众臭卷了刘一顿,说:你以为我是窑子里的娘儿们啊,给钱你就能操我?说得那些来聘工的人都哈哈大笑。刘婉香被笑得一脸赤红,心想真是不该听那坐地户的,非要来考验坚强如钢的共产党,结果惹了一身骚!但刘婉香挨了骂还不走,这个倪是他眼下唯一的希望,走了他的任务怎么完成啊?刘婉香就站着等,他想等没人的时候再最后试试。等到倪招完了当日的工,人都散去了,倪走过来,看见刘婉香还站在那儿,手里还攥着那两块大洋,倪黑胖的脸笑了,说:“你还真是个老鳖咬人不松口的主儿啊!那走吧,上家去坐坐。”

            倪科长领着刘婉香回他家去。

            倪的家在前面叫王庆坨的村子里,离杨柳青镇有个六七里地。到家的时候,倪的婆娘正在驴圈里给驴上药,见自家男人领着人来了,过来给客人沏一壶茶,又忙着去招呼驴,说驴这几天从地里往家驮玉茭棒子,打背了(指驴的脊背磨破了皮——李唯注),不紧着上药,要耽搁地里的活。刘婉香听着分外亲切,想起了他在大宋楼村农耕的日子,惊异地说:“科长,你家咋也过这种日子啊?”倪说:“农民嘛,日子不这么过咋过?”倪说共产党进城的干部,十有八九都是农民,家眷都是农村的,过的都是土里刨食的日子。刘婉香这时将那两块大洋送了过去,用农民之间的语言热热乎乎地说:“哥,我看你这日子过得也不咋样,这会儿没人了,你就收下吧!”倪科长看着那洋钱,从心里透出喜爱来,但却再次把钱推还给了刘婉香,说钱是真不能收!倪说他在晋察冀当兵的时候,连里有个司务长贪污了七角钱的伙食尾子,给查了出来,连长不说要枪毙他,在一回打仗的时候,连长就让他第一个往上冲,连五步都没跨出去,就让敌人的机枪打成了漏勺,等于是变相枪毙。共产党有铁的纪律,收钱是要掉脑袋的!倪转了一个圈儿,最后说:“钱我是不能要,你要是真有心,这样吧,家里过日子有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你看着给添置点儿,就当咱是走亲戚你给送的。”
            刘婉香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倪科长想让他添置啥,要是让他买头驴呢?党国的经费里可没给买驴的钱!刘婉香小心翼翼地问倪家里都想添置点儿啥?哆哆嗦嗦地说他这就去买。

            倪说:“农民嘛,你给买个翡翠碗儿俺还不知是用呢还是供呢!”

            倪说就给驴买副驴拥脖吧,一直就想买,可钱老不凑手。再给打一斤灯油,买个新的灯碗儿,就行了。家里的灯碗儿使了好多年,边都磕烂了,露出瓷碴子割手。

            刘婉香万想不到,连说中中中!倪的行为让刘婉香心里对“共产党万岁”打了一点折扣,但刘婉香还是打心眼里认为,共产党真是比国民党强多了,共产党连贪污都是这么朴素!刘婉香随倪去了王庆坨的集上,拢共花了半块钱,买了驴拥脖和灯碗,打了灯油。倪让刘婉香给他送家去,说他自己要赶回地委去开会。刘婉香就又将这些东西给帮忙提到了倪家。倪的婆娘看着灯油、灯碗和驴拥脖,高兴死了,直笑得合不拢嘴。

            刘婉香返回走到村口的时候,倪的婆娘又抱着个瓦罐从后面追上来,对刘婉香说:“大兄弟,你就手再给买罐盐吧!”

            刘婉香便又再花一角钱给倪家买了一罐盐。

            就这样,刘姓特务婉香用一副驴拥脖、一个灯碗、一斤灯油和一罐咸盐,对共产党的干部贿赂成功,于第二天就走进哨兵层层把守的石家大院,被正式招录为天津地委机关庶务科的职工,在机关食堂做勤杂。刘特务在中共天津地委的宿舍里放下他的行李的时候,他自己打死也想不到,打入敌人内部会是这样的轻而易举!

            刘婉香打入后,于次日去送情报向上级报告这一情况。送情报的地点在天津南市一家叫作“一瓣香”的茶楼,在茶楼的一处墙角,有一块活动的砖头,里面事先已经被掏空了,刘婉香只需把砖头抽出来把情报放进去再把砖头塞好,过后自然就会来人把情报取走。刘婉香写好情报后,去茶楼找机会塞进了砖头洞里。这份情报他写得依旧错别字连篇,让国民党的长官连蒙带猜才明白他是报告说他已经打入了中共内部,正在伺机准备行动。同时刘婉香在报告中还说他要给国民党的领导提一个意见,那意见归纳起来大意是说:俺们培训时长官说共产党都不贪钱,以后可别再这样瞎说八道了,一棵树上的李子还结得不一样哩!共产党的干部刚进城,贪污腐化还处于起步阶段,要的东西不多,但不多也是钱啊!我要不送钱我能打入共党内部吗?这样瞎说会误导我们这些在基层当特务的,会真的以为共产党的干部全都不贪钱,不敢大胆拿钱去活动,这样咋能办成事呢?咋能完成党国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呢?刘婉香在报告中要求追加特务经费,要把准备给共党送礼行贿的钱预留出来。

            上级回复说知道了,也没想到大陆沦陷以后共党的干部会有这些变化。上级说这种情况不光是天津一个地区有,各地的派遣特务都有这个反映,都感觉和培训时说的那些情况不太相符。国民党上级部门已经在根据新的形势变化商定新的应对策略了,已经在考虑要适当追加特务经费。上级让刘婉香先行动着。

            刘婉香就先行动着。

            四、第一次暗杀

            刘婉香在石家大院一面做着勤杂,一面在寻找下手杀刘青山和张子善的机会。就在刘婉香即将行动之时,他突然发现他的整个行动有一个重大的缺陷:他没有杀心!刘婉香发现事到临头他却狠不下心来杀人了。尽管在理智上知道,拿了人家的钱就得给人家去杀人,但对这个之前即使动刀也只是杀掉过猪羊马牛生殖器的农民骟匠来说,真叫他为了钱以及还有几车麦子就去杀人,实在还是缺少情感因素的推力。刘婉香想:俺为啥要杀他俩呀?无冤无仇的!又没霸过俺的婆娘又没扒过俺家的房。这么杀人要遭天报应的!农民特务刘婉香在杀人之前被中华民族传统的农民习性而困扰,缺少一股推他下手的杀气。但在第十天的上午,这个困扰竟然意外地而且也是轻而易举就解决了。

            第十天的上午,也就是刘婉香进入石家大院的第六天,他第一次见到了他的暗杀对象。刘青山和张子善前几日到石家庄参加河北省委扩大会议去了,故刘婉香没在大院里看到他们。刘婉香看到刚回来的刘青山人不胖,偏瘦,披个皮大氅。张子善要偏胖一些,也披个皮大氅,刘、张二人进城以后就开始一直披着皮大氅,他们即使在行刑被执行枪决的时候也披着这身皮大氅,这有保存至今的刘、张二人行刑时的照片为证,照片上两人就是披着皮大氅被押赴刑场的。据说这是河北省委当时特批的,因为皮大氅是狐皮做的,很贵重,河北省委保卫部曾经提出在枪毙时给这俩人扒下来,当时全国刚解放,共和国在各个方面都很艰难。但河北省委领导经过考虑后说:“老刘和老张也革命这么多年了,论级别,也都是地师级干部了,临要走了,怎么也得有个待遇吧,就让他们披着吧。”干部就是死也是要分级别的。建国初期好多地市级以上干部都披个皮大氅,就好像现在好多地市级以上干部都坐奥迪,这是一种待遇和身份的象征。恰恰正是这两身皮大氅激起了刘婉香的杀气。在刘婉香的河北获鹿县老家,有钱的富绅也都穿皮大氅。那个让刘婉香去骟马,后来又追杀他的地主就披着一件跟刘青山一样的皮大氅,领子也是红狐皮的,在雪天像一道火焰在烧。刘婉香说他第一眼看见刘青山就像看见了那个地主!好多干部进城以后都把自己穿得跟地主老财一样。刘婉香被捕后在审讯他时交代说:“我当时一见刘青山和张子善披着大氅,其实俺跟他俩也不认识,可不知咋的,我当时就想掂把刀把他俩捅了!”刘婉香说,他忘不了那年他去骟马,大冷的天,他握刀的手冻得都裂了口子,他唯一取暖的方式就是把冻裂的手浸到新鲜的马血里去泡一下。主家当时就披着那一身红狐领的皮大氅站在一旁看,还拿脚踹他,不许他用马血泡手,说他磨叽耽搁时间,让他快一点儿。说天太冷,要把马冻坏了!所以当刘婉香第一眼看到刘青山和张子善披着皮大氅从石家庄开会回来走进大院的时候,他心里咔嚓一下,竟然如释重负,所有良心上的牵牵绊绊都消散了去,他觉得他可以心安理得地杀这两个人了。这很有一点像2007年宁夏青铜峡黄河古渡口发生的一件事:一辆党政机关的奥迪车不慎掉进了黄河里,车里的领导朝岸上大呼救命,河岸上黑压压地站了几百个老百姓,几百个老百姓无一人伸出援手,众人皆静默地看着奥迪车和领导一点一点地被黄河吞没。这几百个老百姓根本就不认识那位领导,谈不上对他有任何具体的爱恨情仇,他们对于要救还是要弃那位领导的决断完全出自那辆奥迪车,他们都认得那个身份地位的标志。那是一次老百姓集体心安理得地杀人。
            刘婉香杀心已起,剩下的问题就是怎么杀了。

            刘婉香经过反复琢磨,决定大院开饭的时候杀刘青山和张子善!

            刘婉香的这一暗杀方案源自他十分熟悉共产党八路军开饭的情形。刘婉香曾经在他的老家大宋楼村无数次见过八路军开饭:到了开饭的点儿,当官的,当兵的,都伙在一堆儿蹲在地上吃,吃食就放在地中间,一大盆菜,熬白菜或是熬茄子,都是些糙食,玉茭子面贴饽饽放在笸箩里,就着菜吃。八路军的首长吃饭顺带还要研究工作,几个人单另蹲在一块儿吃。警卫员就用小盆盛了那熬白菜或者是熬茄子过来放在首长面前,有时还拿几棵洗净的大葱,再端来一碗腌好的虾酱,让首长沾着虾酱吃。这就是共产党当官的比当兵的待遇特殊一点的地方了。刘婉香就计划在刘青山和张子善面前的小菜盆,或者是虾酱碗里,投毒下药。开饭时院子里闹闹哄哄,人都走来走去的,要乘机下药很容易。共产党的长官很好暗杀,比国民党的领导好杀多了。刘婉香在大宋楼村也见过国民党的部队开饭,国民党当官的从来不和当兵的蹲在地上一块儿吃,只有共产党才讲官兵一致!

            当刘婉香按照他的方案将要实施暗杀时,才发现他的方案根本就是错误的。

            刘婉香发现共产党也开始官兵不一致了!刘青山和张子善早已不和底下的群众蹲在地上一块儿吃饭了,他们俩在大院中的一个小跨院里单独吃饭。菜也早就不是小盆盛的熬白菜和熬茄子了,大酱沾葱倒也还吃,但那只是鸡鸭鱼肉山珍海鲜吃得太油腻时清淡一下口味。有专门的厨子为他们做菜,厨子是天津鸿宾楼的厨子,给下野在天津卫做寓公的前民国总统曹锟做过菜,分工负责管后勤的张子善专门让倪科长把他招进了天津行署。因为那厨子仗着有手艺,提出不愿当一名普通职工而要做一名领导,张子善就安排他当领导。又因为行署其他各科室的岗位都有了人,只有宣传科还空着一个位置,张就让这厨子当了宣传科副科长。这宣传科的副科长不认得字,只负责给刘、张两人做饭。

            如果只是刘青山和张子善单独两人在小跨院里吃饭,那刘婉香还是有下手的可能,但刘婉香经过几天暗地里的观察,他发现刘青山有一个近乎病态的嗜好:刘极其喜欢热闹,他吃饭时尤其不能忍受寂静,他经常是一吃饭就要从天津市里找唱戏唱曲儿的来,让唱戏唱曲儿的给他唱。他要唱着吃。所以刘、张一吃饭身边就围起一大帮人,让刘婉香根本没法靠近去下毒。刘青山还有一个特点:他叫人来唱,却从来不叫唱京戏的来,他只叫那些唱评剧的唱坠子的唱大鼓的来。刘青山有一个原则,据说,他曾经多次对他的下属们说过:“京剧那是国剧,叫唱京剧的来唱,那是毛主席叫的,我级别不够,我不敢,我老刘就听个梆子坠子啥的吧。”刘青山还说过:“在天津,毛主席老大,林书记老二,我老刘老三!”刘所说的林书记,就是当时的河北省委书记林铁,刘青山脑子还没有彻底昏聩,还知道不能僭越毛泽东以及他的主管省委领导去。又据说,刘青山当时说完这句话后,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张子善,他觉得这么说有些不妥,就又改口说:“我和张专员老三!”刘青山的这些话在档案中是有记载的,但不是出自对特务刘婉香的审讯记录,而是出自刘青山本人的检查,档案中有很多材料是刘青山和张子善的检查和交代。刘青山的这份检查是直接写给毛泽东的,其中的一段原文是:“毛主席,进城以后,我个人主义膨胀昏头了,说过,在天津,毛主席老大,林书记老二,我刘青山老三!其实我刘青山算个什么!在我上面,还有朱总司令,还有周副主席,还有林总,还有高副主席(指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的高岗——李唯注),还有很多很多首长,我个人主义这么膨胀必然要犯错误……”这份刘青山呈送给中央人民政府和毛泽东的检查就保存在档案里。至于毛泽东本人是不是看过这份检查,不得而知。

            刘青山顿顿吃饭都要吃得这样热闹,刘婉香起初认为是刘青山进城以后地位高了开始讲排场了,但刘婉香后来发现不完全是这样。有一天刘婉香亲眼看见,一个唱西河大鼓的一连唱了好多个曲子,唱得声音都劈了,实在是不想再唱了,就由拉胡琴的班头站起来对刘青山说:“刘书记,今天实在是嗓子塌了,您让我们回去歇歇,过几天再来伺候您老。”刘青山一下火了,把筷子摔在桌上,唱西河大鼓的和拉胡琴的吓呆了,接下来大家都认为刘青山会下令把那班头抓起来,但刘婉香接下来却看见了让他瞠目结舌的一幕:刘青山哭了。让人胆战心惊的刘青山像个小孩儿一样哇哇地哭,哭得十分委屈和伤心。刘青山委屈而又伤心地对那帮唱曲儿的哭诉,大意是说:1943年和1944年,鬼子几次扫荡冀中根据地,他一连几个月都藏在地道坑里,或者是躲在老乡家的夹壁墙里,大气不敢出,怕外面的鬼子听见响动。每次吃饭,都不敢用牙齿嚼,怕牙齿嚼谷物会弄出声音来,他每次吃饭只能用舌头和上颚把饽饽硬硬给磨碎咽下去,四周静得能听见壁虎爬墙的声音,简直都要把他憋疯了,以至于后来吃饭四周一安静他就胃痉挛,胃像锯子拉肉一样地疼!他那个时候疼得窝在夹壁墙里曾经发过誓,发誓等革命胜利了,有一天,他再吃饭,要热热闹闹地吃,要响响亮亮地吃,要喊着吃,要唱着吃,要欢天喜地地吃!刘青山对这帮戏子这么不理解不体谅他而十分恼火和伤心。刘婉香听见刘青山大骂那个班头说:“现在革命胜利了,我们把天津卫都打下来了,天津卫都是我们的了,我不过就想好好吃口饭难道就不行吗?过去鬼子不让我好好吃饭,欺负我,现在你们也欺负我!你们就跟鬼子一样!娘的我把你们都毙了!”他一边骂,一边委屈得眼泪哗哗流。

          • 上一篇: 嫁人当嫁登徒子
          • 下一篇: 误打误撞哥伦布
          • 猜你喜欢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