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zAvM3e'></form>
        <bdo id='zAvM3e'><sup id='zAvM3e'><div id='zAvM3e'><bdo id='zAvM3e'></bdo></div></sup></bdo>

          • 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名家散文>莫言离,莫言殇——莫言

            莫言离,莫言殇——莫言

            来源: 未知 作者: 莫言 时间: 2014-02-25 阅读: 次
            【导读】莫小贝就站在岸上,冷眼看着他们,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直到水淹没了子墨的头顶,她才恍然大悟,子墨爱姐姐,他宁可放弃自己的生命,也希望姐姐能够更好的活!自己也爱子墨,却一步步把他推向了死亡!人啊,为什么总是到了最后的一刻,才明白,可是这份明白,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1、罂粟妖姬,暗夜的情人
               
               音乐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莫小贝站在舞池的中央,身着黑色三点式套装,外罩一件曳地的红色透明薄纱,嘴里衔着一朵嫣红的玫瑰且舞且歌,她如水蛇般的腰肢疯狂的扭动着,修长的美腿不时做着撩人的姿势,远远望去,就像一朵暗夜绽放的罂粟花。
               
               “莫小贝!莫小贝!”看客们几乎疯狂,他们一遍一遍的高呼着她的名字,一边围着舞台大叫,淫亵的目光,仿佛有撕裂她衣服的力量!一曲舞罢,她将嘴里的玫瑰高高的抛起,惹得一帮看客争相来抢,莫小贝放肆的笑着,浑身散发着诱惑的光芒。是的,年轻貌美,笑靥如花,这是她最大的本钱,莫小南,你凭什么拴住子墨的心。
               
               眼神不自觉的扫向吧台的一角,那个独自喝闷酒的男人。莫小贝唇上浮出一抹得意的冷笑。
               
               子墨坐在霓虹的灯影里,一杯接一杯的灌酒,他就是不愿意回家,那个叫做家的地方,对于他来说,却是最大的恐惧和绝望,他怕面对那双无邪得惊人的眼睛,怕面对那张天使般的脸庞。记得一首歌是这么唱的,只有输了钱的男人才会回来,赢了钱的总是逍遥在外,他却是个无论赢了钱输了钱都逍遥在外的男人。谁说的逍遥在外?在外,就一定逍遥吗?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他叹了口气,一口饮尽杯中酒,拿了自己的白色西装,摇摇晃晃的出门。
               
               “姐夫,等等我!”莫小贝跳下舞台,不理会众人的嘘声一片,义无反顾的追了上去。
               
               午夜的马路,子墨摇摇晃晃的走着,一股酒气上涌,胃里翻江倒海,他忍不住蹲下身来,想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眼前人影晃动,他迷迷糊糊的呢喃着:“小南,南…——”鱼儿,终于上钩!莫小贝冷冷的笑着,从背后抱住了他。
               
               “子墨,我们回家!”
               
               “莫小南,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子墨一把抓住莫小贝的肩膀,醉眼迷离的低吼着,“你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
               
               猩红的毛毯,红木雕花的双人床。两条人影纠结、缠绵,理智的河床一旦决堤,便拥有吞没一切的力量。
               
               有些事,有了第一次,就难免认为第二次是理所当然,哪怕他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就如同子墨和莫小贝的爱欲纠缠。
               
               饮鸩,真的能解渴吗?在这场游戏里,爱的鸩毒究竟毒翻了谁?
               
               2、向阳花开,明媚的忧伤
               
               接到妹妹的电话时,莫小南正在公司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她是这家广告公司的业务总监,每天的大半时间都用在工作上,其余的一小半时间,也是用来学习,不断的充实自己。
               
               “姐,我怀孕了!”莫小贝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愧疚,带着一种炫耀,是的,她就是在向她的姐姐炫耀,以胜利者的姿态。
               
               “什么?!”莫小南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小贝怀孕了?她才只有十八岁,她还只是个孩子啊!“你说什么?”
               
               “姐!”莫小贝一字一顿的说:“我——怀——孕——了——”语气冰冷,不带丝毫的温度。
               
               “不要慌,你等着,姐姐马上回来!”记不得自己是怎么挂断电话的,莫小南开车飞快的往家里赶。
               
               这个妹妹啊,打从一进她们家门时,就对她怀有深深的敌意,这些年慢慢长大,敌意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愈演愈烈,她简直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莫小贝穿着一件红色的睡衣,正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还悠闲的点着一支雪茄。窗边,子墨背对门而立,望着窗外。
               
               他怎么也在?许是小贝通知他的吧。莫小南走近沙发,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雪茄,狠狠的掐灭,丢在烟灰缸里。
               
               “小贝,告诉姐姐,孩子是谁的,姐姐帮你处理这事!”
               
               “呵呵——”莫小贝眼角带泪,傻乎乎的笑着:“现在知道来关心我了,早些呢?告诉你谁的,你真的会帮我吗?那么我告诉你——孩子是子墨的,是汪子墨的!这个结果,你满意吗?”带着报复的快感,她向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抛出了这颗重磅炸弹。
               
               “汪子墨!”莫小南的脑袋嗡的一下,她感到天旋地转,这——怎么可能?然而莫小贝那双执拗的双眸,残忍的告诉她,她没有听错。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纵使涵养再好,莫小南也不由得发作,两个自己最爱的人,竟然联合起来,给了自己最残忍的一刀。
               
               “小南,对不起!”汪子墨扑通的一声跪倒在莫小南的面前,“那晚我们都喝醉了,我真不是人!”说着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向了自己的左脸。
               
               “好像不是吧,我们可不是只好过一次哦!”莫小贝的语言永远有撕裂人心的力量,“姐姐,你可说要替我做主的哦,姐夫,你什么时候娶我啊!”原来,报复的快感是如此的爽!
               
               “你们——简直无耻!”莫小南终于抑制不住心底的愤怒。
               
               “无耻的何止我们,当年是谁拆散了我的家庭,夺走了我的爸爸,让我妈妈含恨而终!”莫小贝扯着自己的红色头发,歇斯底里的大叫。
               
               造成这一切的究竟是谁?你?我?还是他?
               
               3、不是不敢爱,不是不去爱,却只怕,爱也是一种伤害!
               
               大学四年,子墨追了莫小南四年,待得她大学毕业,他们的爱情也顺理成章的开花结果。她由曾经不可一世的高傲的公主,下嫁做了子墨的新娘。
               
               莫小南的事业一帆风顺,短短四年,就由一个小小的职员,荣升副总的宝座,没有付出何来收获,她得到了很多,也终究失去很多,他们的爱情里没有了花前月下,没有了温馨浪漫,那份爱注定残缺!
               
               子墨一直默默的支持着她,更多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出去打拼,而自己却在家里坐享其成。一个没有了雄心的男人,终究是一只折了翅的雄鹰,他的事业一路败北,他学会自暴自弃,他的生活如同一潭死水,没有了活力,直到家里来了莫小贝。
               
               那个魅力四射的莫小贝啊,她宛如一朵妖娆的罂粟花,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明知那是一潭毒酒,却让人欲罢不能!他想,他是爱上她了,一个人在矛盾中挣扎,理智告诉他不允许,可是却每每午夜,他还是不自觉的来到她工作的酒吧里,哪怕只远远的看着她,亦甘之如饴!他为她沉醉,他为她痴迷!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宛如天使般美好莫小南,让他不敢去触碰,一个却是罂粟般的情人,那个妖娆绽放的莫小贝,让他欲罢不能!
               
               也许,莫家的两姐妹,注定会成为他命运里的殇!
               
               4、爱与哀愁,三个人的无间道
               
               午夜,子墨一个人蜷缩在路边的长椅上,那么的悲伤,那么的绝望。自己真是个天下间最可耻的罪人!小南,对不起!小贝,对不起!酿成这个苦果的罪魁祸首,是他——汪子墨。
               
               或许,该死的只是我!他踉跄着一步步的走向护城河,也许只有这清澈的河水才能洗去自己的罪孽吧!眼睛一闭,他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不——”远远的莫小南看到这一切,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号。是的,她果断的向子墨提出了离婚,她是希望子墨能好好的爱小贝,希望可以替当年自己的母亲赎一些罪孽,掠夺别人的来的幸福终究不会长久,这,是她们欠小贝的啊!谁知道,子墨却采取了这样极端的方式。
               
               我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你,失去你,就算得到了全世界又有什么意义!子墨,这一次我是真的不会再把你放弃,刀山火海,我陪你!无暇多想,她也跟着跳了下去!
               
               小南,我爱你,你在我的心中宛如天上的明月,我不敢触碰,怕幸福来的太快,轻轻一碰就会碎掉!我以我的死向你谢罪,原谅我!
               
               四目交接,一眼万年!
               
               河水冰冷刺骨,两个深深相爱的心融合在一起,千言万语,都是奢侈,天地万物,亦是多余!他们心手相牵,约好来生来世,还要一起走!
               
               5、姐姐,这份忏悔来的太晚
               
               冷冰冰的医院,莫小贝蹲在姐姐的病床前:“姐姐,原谅我,我错了!我并不是真的要拆散你和姐夫,姐姐我一手破坏了你的幸福!”一直坚信着自己决不动摇的报仇信念,这一刻,她泪流满面,“姐姐、你能原谅我吗?”
               
               病床上的莫小南脸色苍白,艰难的伸出一只手来,握住了妹妹的手,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已经学会了原谅!
               
               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她和子墨一起落水,说好不离不弃,在最后一刻,子墨选择了让她活,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她托出水面,推向岸边,自己却精疲力竭,被一个浪头吞没。
               
               那一刻,莫小贝就站在岸上,冷眼看着他们,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直到水淹没了子墨的头顶,她才恍然大悟,子墨爱姐姐,他宁可放弃自己的生命,也希望姐姐能够更好的活!自己也爱子墨,却一步步把他推向了死亡!
               
               人啊,为什么总是到了最后的一刻,才明白,可是这份明白,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 上一篇: 北海道的人
          • 下一篇: 秋家坝的哭泣——莫言
          • 猜你喜欢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